把陈轩请入精舍后,曾姓弟子的声音又压低一个度数:“陈师兄,非常不好意思,刚才不是我不想开门,而是一个月前发生了一件和你有关的事情,让我们诸多弟子不得不避嫌……”“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陈轩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曾姓弟子脸上神情更加为难尴尬了:“实不相瞒,像我这种普通弟子,也只能听到一点风声,廖仙长、也就是陈师兄您的师父,一个月前好像犯了什么错误,被孤长老责罚,个中内情,我就不清楚了,只能猜测、猜测和骆仙长有关……”说到最后,曾姓弟子的声音轻得不能再轻,仿佛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陈轩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果然和骆兰卿有关!莫非骆兰卿和廖寻重修旧好,孤长老得知后大发雷霆,因此棒打鸳鸯、责罚廖寻?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得通廖寻为什么会变得更加萧索颓废。

    而他作为廖寻的徒弟,外面那些青阳门弟子看到他唯恐避之不及也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青阳门的大权终究不是掌握在掌门钟文礼手上,而是孤长老手上。

    孤长老责罚廖寻,陈轩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从宗门弟子人人羡慕变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得势和失势,只在孤长老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好在目前看来,孤长老的怒火并没有波及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廖寻让他去云潮剑宗观礼,陈轩大概明白廖寻的意思,可能是想让他出去暂避风头。

    曾姓弟子明显不知道更多内幕,为了不连累他,陈轩当即告辞出门。

    刚走出来,就看到杨超似笑非笑带着几个内门弟子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,陈轩,你说一个人起势失势,转变得多快啊,真是世事难料,哎。”

    杨超表面是为陈轩而叹息,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他这句话是赤裸裸的嘲讽。

    陈轩看也不看杨超一眼,御剑飞回洞府。

    目送陈轩离去,杨超神色冷了下来,而他身边几个溜须拍马的内门弟子纷纷表示自己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,我看以陈轩的性格,廖仙长庇护不了他多久了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陈轩也被责罚的话,杨师兄就可以挑选陈轩那座洞府入住,正好您快突破金丹了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奉承,杨超内心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离突破金丹还很遥远,但报复陈轩的机会却提前到来,不需要提升实力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相信这一天,很快可以到来。

    陈轩回到洞府后,先往陈思圳的传讯飞剑打入一段话,告诉陈思圳自己即日前往云潮山,再把飞剑送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简单收拾一番,没有和任何人告别,按照传讯飞剑里的云潮山路线图直接出发。

    从洞府门口飞出青阳山脉,一路通行无阻,不过刚飞出来,就看到半空之中袖裙飘飘的骆兰卿。

    “陈轩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骆兰卿飞过来含笑发问,她比数个月前看上去更加容光焕发,似乎修为又精进了不少。

    陈轩看到此女,内心隐有不妙预感。

    但表面还是作出恭谦之色:“骆仙长,我受朋友邀请外出相聚,去几日就回来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

    什么朋友?

    你整日闷在洞府之中,也有人邀请你出去玩呀?”

 

章节目录

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首席暖妻很深情只为原作者陈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轩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