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   九幽堂中像是下了一场雨。https://

    雨夹雪。

    月光重新照亮了九幽堂,九幽堂的半空之中,骤然有千万滴水珠,密密麻麻地落了下去,就连天上漂浮不断的鹅毛大雪,都已经被这些水珠给冲散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雨水冲刷在九幽堂的地板之上,拍打着宛如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方才一瞬间,那无数对准李图袭来的水棱,已然全部在李图的绝强内力之下,化作了无数的雨滴。

    笛声刚刚响起,就已经被打断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又有几个隐藏着的高手,随着这一声巨响而死亡。

    死在了方才爆发的强大内力之下。

    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而周围,九幽堂已经彻底变得狼藉不堪。

    老旧的房子都已经有了裂痕,每一片瓦已经破碎,芭蕉树断裂了,九幽道君种了很久的一院花卉,也全都落英缤纷,化作大雨之下的尘泥,慎的身影离李图很远,因为方才爆发出的力量,纵然是他,如果离李图太近,也会死。

    李图还是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月光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却像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一样,全身的衣服也都是干的,没有半点潮湿。

    甚至,以他为中心的周围十米之内,就连一滴雨的痕迹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李图抬头朝着对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湖对面依旧只有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没有人。

    但是李图知道,那里,藏着一个大敌。

    李图忽然迈步,一步跃入了湖中。

    他居然落在了湖水平面上!神奇至极的一幕出现了,李图立在了湖面之上,他脚下的湖水,分明没有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就像是,他是立在平地之上,而非水面。

    他从水面之上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水面。

    不是湖面。

    李图一步步。

    却是稳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风吹过,湖面之上,已经因为刚才的波澜而失去了原来一潭死水的平静,有了不断的层层波浪。

    但是李图的脚下,却还是一丝涟漪都没有。

    对岸的笛声,又一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笛声再起。

    笛声中所吹的曲子,是著名的《怨江南》。

    怨江南,江南怨。

    君自江南起,船从江南开。

    江水年年泛汴京,不见君信从水来。

    ……湖水之中,剑意瞬间纵横而出。

    无数的剑意朝着李图而来。

    剑意无形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李图脚下的步伐,变得快慢不定,左右不匀,他宛如一只在湖面上起舞的蜻蜓,时而波动,时而前进。

    但是始终没有一缕剑意,能够伤得到他分毫。

    一缕剑意从耳边划过,空中飞过的一只飞蛾顿时被斩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脚下波澜一动,剑意席卷而出,李图翻身闪过,剑意如同白虹般席卷冲宵而去,夜空中飞翔着的一头夜鹰,发出一声哀嚎,化作了两段落下。

    ……李图走到了湖中央。

    而一曲《怨江南》,也已经吹到了最高潮处。

    ……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    换了东风卷西风,柩上月季为谁红?

    只因君死汴梁上,我心已随江南空。

    ……李图立住。

    周围一池湖水的剑意,忽然都随着这最后一曲而惊起。

    满湖剑意起。

    为斩李郎头。

    月夜之下,风雪之中。

    骤然笛声乍停。

    湖水已然减半。

    几近一半的湖水,已经聚在李图的头顶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剑。

    一把被无数剑意聚成的虚空神剑。

    当日,这一剑,让九幽道君重伤。

  

章节目录

李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首席暖妻很深情只为原作者蔡六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蔡六耳并收藏李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