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皆惊愕。

    连孙悟空都不由停了下来,神情诧然。

    这转轮王竟然与他小师妹认识?

    瞧这语气,似乎还不是一般的熟,还是连名带姓直呼?

    可不对啊,转轮王几十万年都未出地府,如何识得他小师妹?

    秦广王更是瞪大了双眼,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十、十弟?”

    便是君慕浅,也是瞳孔一缩,第一次像是见鬼了一样: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伪装还算不错。”转轮王的声音在这一刻一转,由低沉的男子声变为了女子声,带着些许冷感,和微微的笑,“你如今修为已至太乙金仙巅峰,元神更是将要突破混元大罗金仙,也没在第一眼就认出我来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转轮王抬手将自己身上的黑袍给去除了,露出了原本的样貌来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姿纤细高挑的女子,依旧还是一身黑色长衣。

    她有着一双好看的凤眸,微微上挑之际,勾魂摄魄,明明应该是一片摄人的艳色,但却因为她的眉眼寡淡疏离,偏生带出了几分冰凉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极度的艳和极度的冷交织在一起,流露出一种瑰丽至极的美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黑衣女子和紫衣女子相对而立,两种极致美颜猛然在众人眼前齐齐出现,冲击力巨大到。

    所有地府神明们都傻了,包括秦广王在内。

    崔珏呆滞:“十阎君怎么……怎么成了个女子?”

    是,转轮王是很神秘,但也不至于神秘到他们这些地府神明们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因为男主阳女主阴的缘故,女子单修元神的话,进展会很慢,是以,一众地府神明之中,只有孟婆青黛是女子,其他皆为男性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在修为上可以和秦广王相较量的转轮王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,变性了吧?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,当然要别来无恙!”可君慕浅哪里会管那么多,她猛地上前一步,将眼前的人抱住,在感受到那实质的温热时,她眼圈倏地一红,“你没事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又说了一句,声音颤抖,像是劫后余生:“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联系不上嬴子衿,也知晓其并不在无间地狱,可洪荒之中她走了这么多的地方,却没有找到其身影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在害怕嬴子衿再次出事。

    虽然嬴子衿不修预言之道,但也是神算天下,拥有着很强的卦算能力,所以她怕黑雾和元始天尊也关注到了嬴子衿,对其暗下杀手。

    还好……还好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嬴子衿的眸光微动,她也抱住紫衣女子,眼睫垂下,淡淡地笑:“我还没陪你打完应该打的仗,我怎么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真正的挚友相见,往往不需要说什么,只要一个拥抱就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也只有抱着对方的时候,才能感知到那真实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也不能有事。”君慕浅松开手来,心情也慢慢地平复了下来,但眼圈还是红的,她看着黑衣女子,眼眸眯了眯,“当初说好了的,要一起登上巅峰,你不会是忘了吧?”

    嬴子衿怔了一怔,眸中有浅浅的雾气拂过:“没忘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魅只是她众多化身中的一个,但却也是唯一一个承载了她所有的意识和情感的化身,也是她真正活过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君慕浅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要是敢忘了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嬴子衿瞟了瞟她,“我挺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,真的转轮王呢?”君慕浅比了一个咔嚓的手势,“被你宰了?”

    她惊归惊,但也知道嬴子衿肯定不是转轮王,毕竟她这位生死之交可是从来都没有来到过洪荒。

    她当时只顾着要去帮孙悟空,看都没看转轮王,就直接上手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嬴子衿神情疏懒,“绑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又沉吟道:“晕了有几年了,我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如宰了,让人家一代阎王的颜面何存?

    嬴子衿像是看出了她想说什么,微微挑眉:“虽然我没像你一样祭了修为再来一遍,但我也只是大罗金仙初期,够我算命就行了,我一点也不想修炼。”

    君慕浅按了按眉心,无语了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灵力修炼还是元神修炼,嬴子衿都不怎么专注,她只专注于卦算这一条路,亦在这条路上达到极致。

    什么都涉及都会,有时候其实意味着平庸。

    像是想到了什么,君慕浅忽然问:“那几个鬼帝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嬴子衿点头:“哦,也晕了,当然我打不过他们,用了点小手段。”

    君慕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知道嬴子衿说的小手段是什么,就是提前算出对方的下一步举动,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,几个在地府养老的鬼帝又怎么可能是对手?

    难怪,她一直没有被转轮王和其他几个鬼帝拦截,原来是嬴子衿帮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但抱歉——”嬴子衿的神情一顿,“虽然我来地府很久了,有些事情,我还是不能够扭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你帮了不少忙了。”君慕浅道,“我是要庆幸还好你有点脑子,没有暴露自己,要不然到时候你被抹脖子了,我都没地方哭去。”

    连前任地界之主地藏王,都不敢提前现身。

    而且,嬴子衿能这么说,必然是她算到了什么,预见到了未来,才知晓就算阻止了也挽救不了生死簿被毁的事实。

    也如曾经的洪荒一般,哪怕地藏

章节目录

枭妃倾天:妖帝,已就擒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首席暖妻很深情只为原作者卿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浅并收藏枭妃倾天:妖帝,已就擒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