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雀的牙咬得格格作响,重重地一掌拍在面前的桌上了,而他的怒吼之声,在全殿里回荡着:“什么世道!连司马元显这种东西也敢骑在我们世家大族头上拉屎,这么欺负人了?”

    青龙的眼中光芒闪闪,叹了口气:“朱雀大人,你以为还是十年前么,还是那个世家高门控制天下的时代吗?我们现在是有权,还是有兵,还是有土地人口?各位大人,现在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,连各大镇守当年留下的军械,钱粮,也几乎在这次的天师道之乱中,几乎给摧毁一空!而司马元显,则是趁机想要再断了我们在吴地的根,把最后的土地也公然夺走。可怕的是,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们有什么办法反击?”

    朱雀恨恨地说道:“那就提前让桓玄发动,灭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,然后再谈别的。”

    青龙冷笑道:“然后呢?灭掉头狼,引来只饿虎?连司马元显我们都对付不了,那拥兵数十万,权倾天下的桓玄,你又拿什么来控制?”

    朱雀长叹一声:“上任白虎的说法才是对的,悔不该一直不建立自己的军队,以前的几任镇守,都是勾心斗角,不肯亲自组军,真正建立北府军的前任玄武大人,还给联手害死,这一步步下来,弄成今天的局面,又是何人之过?!”

    玄武摇了摇头:“事已至此,去责怪前任镇守也没有意义了,现在是司马元显是要借着清理无主之地的名义,去夺我们世家在吴地的庄园,青龙大人,以前的这些开国地契,都是在前任青龙郗超的手里,你既然是被他推举为继任者的,想必也有这些地契在手,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同伴,我们完蛋了,你也不可能长久,到了该拿出地契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青龙摇了摇头:“我早就说过了,这些地契,前任青龙可没留给我,他恨透了组织,即使自己要留下死后的布局,也是留下天师道这个怪胎,哪会把组织的正常地契给留存呢?至于为何要把青龙之位交给我,你们也应该清楚,这绝非好心,而是想让我们继续内斗而已,是吧,朱雀大人!”

    朱雀恨恨地摇了摇头:“郗超这个杀千刀的家伙,死一万次不足惜!”

    玄武的眉头一皱:“如果没了地契,那可就麻烦了,我们无法证明那些土地是我们的,只有用之前多年,我们实际拥有过的这些既成事实,去朝廷说情了。”

    白虎冷冷地说道:“请问玄武大人,你怎么证明这些土地是我们这些高门世家曾经拥有过的呢?如果没了地契,如何证明是这块地是你谢家的,那块地是他王家的,隔壁这块是他庾家的?要知道,吴地庄园,从来也没有平静过,为了争夺土地,奴仆,各大家族可没少过这些磕磕碰碰的事,以前我们权力在手,地界明确都有这些事情,现在很多是无主之地,甚至

章节目录

东晋北府一丘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首席暖妻很深情只为原作者指云笑天道1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云笑天道1并收藏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